当前位置:主页 > 集团文化 >

记者称河北涉事明胶厂烂皮革堆积如山(图

文章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发布日期:2018-07-21 06:52

  中新网阜城4月20日电 问题胶囊事件已过去4天,因原料明胶波及的河北省阜城县仿佛经历一场地震时间变得缓慢,人们的表情凝重,尽管生活依旧,但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对明胶事件避而不谈。

  4月15日中午,中央电视台曝光河北、江西、浙江有一些不法厂商使用重金属铬超标的工业明胶冒充食用明胶来生产药用胶囊,其中河北省阜城县学洋明胶蛋白厂涉及其中。这家工厂被指用生石灰处理皮革废料进行脱色漂白和清洗,随后熬制成工业明胶(俗称“蓝皮胶”),卖给药用胶囊生产企业。几个小时之后,当相关部门前往该厂调查时,工厂综合楼发生火灾,后经警方查明系企业经理宋训杰为销毁证据纵火。

  中新网记者现场查看发现,所谓的“综合楼”是一座三层半的小楼,位于厂区中央,办公住宿两用,也是最高建筑。“学洋明胶”四个大字招牌醒目地悬在楼顶,从火后痕迹看,当时几乎被火苗舔到。

  起火的一楼拉着长长的警戒线,多个房间被烧得一片漆黑。透过破碎的玻璃,依然能够看到房间内散落着一些记录企业日常生产销售的纸张。一块写有“阜城县经济发展环境监测点”的金属牌匾劫后余生,依旧悬挂在发生火灾房间外的墙上。

  院内停着警车,工厂大门紧闭,只有当地官员带领才能进入。偶见河北省、衡水市相关部门官员出入,院内墙上“抓质量保安全”等内容的蓝色标语充满讽刺意味。

  刚刚走进大门,刺鼻的皮革气味就扑面而来。没有往日轰隆的机器声,工厂里出奇地寂静。综合楼的对面和西侧各有两间库房,被当地警方贴了封条,透过门缝可以看到堆放的一袋袋明胶,但看不清是标示俱全的工业明胶,还是传说中被运送到胶囊工厂的“白袋子”。在西侧储放润滑油等杂物的杂物间,记者找到了两堆有标示的袋子,也发现了一小堆无任何标示的“白袋子”。打开“白袋子”上方缺口,里面正是金黄色的明胶。

  这些明胶是怎样制造的呢?综合楼的西邻就是打扫干净的车间,里面设备较为现代,一排排贴满瓷砖的水池不知何用。走出车间绕到厂房后身,记者首先看到一个巨大的洗皮车间,左右两侧各有10个直径约10米、深达1米的大池。大池中,都浸泡着各种成色的皮革,有的还是杂色,有的已经变白、变软如熟猪皮。有的池边,还堆放着成袋的生石灰。

  走出洗皮车间,记者看到数十米长的原料库房,各种工业皮革的下脚料堆积如山,有的很明显是皮衣、皮具的边角料。绕过原料库房,是一个更为巨大的露台,同样有36个大池用于皮革的清洗和漂白。现场散发着难闻的腐臭气息,令在场的记者3次呕吐。

  河北学洋明胶蛋白厂位于阜城县古城镇。随行的官员说,看看公路沿线都是青青的麦苗,说明这个贫困县工业并不发达。以前这里灯具还算个产业,但后来不行了,只剩下明胶产业,而学洋明胶厂是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个人认为,生产明胶不是罪,就跟卖菜刀一样,有人买菜刀杀了人,能把卖菜刀的抓起来吗?记者问,如果你知道他去杀人,还不断地卖菜刀给他,这算是罪吗?他默不作答。

  在领教了央视名嘴白岩松的“伶牙俐齿”之后,当地官员不愿再走上前台,让记者的这次采访几乎成了没有新闻主角的采访。漫长的等待中,宣传部门的官员一再告知领导们都在开会。最后,记者和偶遇的几家媒体记者拿到了两份新闻通稿,竟然是16日早已公开报道过的内容。

  随机采访当地百姓,多数人对此也不愿多谈,更不肯透露姓名。一位在田间劳作的村民表示,生产工业明胶无可厚非,但不应该销往制作医药用品的厂家,药厂为了降低成本、替代食用胶责任更大。有村民对当地其它明胶企业和作坊的明天表示担忧,担心事件引发当地支柱产业地震,造成农民工失业。

  这个30余万人口的县,财政收入只有1.7亿。在古城镇街头,两位女教师说什么也不肯面对镜头。其中一位具有高级教师职称的老师说,她每月工资才一千余元,因为没有按职称发工资。“明胶产业没了,古城镇还能剩下什么?”

  河北省政府食品安全办18日透露,截至17日,阜城县公安机关已抓获涉嫌生产销售假劣产品的学洋明胶蛋白厂犯罪嫌疑人8名,其中刑事拘留7名,1人因哺乳期取保候审;公安、质监等部门共查封这家企业的产品200余吨。官方媒体此前报道说,学洋明胶厂销售渠道查清,产品主要销往北京、浙江、常州、厦门等地。

  这家工厂到底每年生产多少明胶,多少作为食用明胶销售,最终流向哪些药厂和食品厂,目前依旧是谜。宋训杰的一场大火能把一切都烧掉吗?在阜城县委宣传部偶遇的一家媒体记者说,在工厂洗皮车间,他也吐了。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