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荐书丨我们现在都成为理性经济人了吗?

文章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发布日期:2018-08-04 13:47

  诸多领域的丰富故事,以市场的效率起源和失败历程为起点,阐述了投资者行为的核心原因,并最终落到实际:对冲基金是怎么成为“金融的加拉帕戈斯群岛”的,2008

  作者对经济学理论的挑战、对市场现实的剖析,值得每位关心财富涨落、全球局势变化的读者深思。

  温馨提示:由于赠送书籍到库时间不一致,部分书籍到库时间较晚,所以中奖的小伙伴请耐心等待我们的包裹~望谅解。

  1986 年 1 月 28 日(星期二)上午 11 时 39 分,“挑战者号”航天飞机从卡纳维拉尔角的肯尼迪航天中心起飞,在飞行 73 秒后随即爆炸。

  当时世界各地有数百万人正在电视上观看实况转播,其中有许多孩子,他们受到克里斯塔·麦克阿利夫(Christa McAuliffe)老师的吸引,她是登上航天飞机的第一位平民乘客。

  绝大多数的美国人可能在一小时内就得知了悲剧的发生,很多人可能还准确地记得自己当时所在的位置和感受。

  起初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当天下午举行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副局长杰西·摩尔(Jesse W. Moore)表示,在对此进行全面调查之前,他拒绝对这场灾难发生的原因进行猜测:

  “我们将搜集所有数据,并进行仔细审查,然后才可能得出结论,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国家悲剧的发生。”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内,唯一公开的有关灾难的信息是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视频资料中获取的镜头汇编。

  媒体开始根据几秒钟的视频来猜测灾难的原因:是由于含有液态氢和液态氧的大型圆柱形燃料箱出了问题?氢气和氧气燃烧会引起爆炸,经典案例是兴登堡灾难。

  或许是液氧供应线泄漏,或许是螺栓失火引发爆炸,或许是由于其中一个火箭固体加速器的燃烧……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发布更多数。

  灾难发生后第 6 天,里根总统签署了第 12546 号行政命令,成立了罗杰斯委员会,这是一个出色的小组,由 14 位专家组成,其中包括第一个登上月球的人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诺贝尔奖得主、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第一位美国女性“太空骑士”莎莉·莱德(Sally Ride)和传奇试飞飞行员查克·伊戈尔(Chuck Yeager)。

  罗杰斯委员会经过多次采访,分析飞船飞行的所有遥测数据,仔细研究从大西洋打捞并复原的机身残骸,还举行了几次公开听证会。

  灾后 5 个多月,1986 年 6 月 6 日,委员会得出结论,爆炸是航天飞机在右侧固体燃料火箭助推器上的 O 型圈故障造成的,这个 O 型圈现在可谓臭名昭著。

  O 型圈很像水龙头上的垫圈,它用于火箭助推器接头,是很大的橡胶密封圈。当橡胶暴露于低温时,会变得非常僵硬,密封性能就不起作用了。

  理查德·费曼在新闻发布会上以一种简单而令人难忘的方式说明了这一点:他将一个完全灵活的 O 型圈在冰水中浸泡了几分钟后拿出来挤压,结果 O 型圈破裂了。

  “挑战者号”是在温暖的佛罗里达州发射的,但那天的天气和往常不同,特别寒冷。前一天晚上气温很低,肯尼迪航天中心的发射台上已经结冰了, O 型圈毫无疑问也冻硬了。

  这就使加压的热气体在发射过程中通过密封圈逸出。这些热气体在盛有液体氧气和液体氢气的外部燃料箱上穿了个孔,并使火箭助推器松动,与外部燃料箱发生碰撞,从而引发致命的爆炸。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 4 家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玛丽埃塔、莫顿·蒂奥科尔和洛克威尔国际——参与了航天飞机计划。

  罗杰斯委员会报告的发布对于其中一家公司,即莫顿·蒂奥科尔来说是个坏消息,这家公司负责建造并运营火箭助推器。报告对于其他三家公司来说是一种解脱,因为在经历 5 个月的指控、调查和质疑之后,它们得以免责。

  股市对新闻做出的反应是无情的。投资者根据消息好坏来买卖股票,市场会把消息反映到上市公司的价格上。好消息带来正回报,坏消息则相反,而谣言往往与真实信息一样具有影响力。

  但是,通常情况下,市场需要花费一段时间和一些周折来消化这些消息,最终将这些消息融入股价中。

  所以我们可以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市场需要多长时间来消化“挑战者号”爆炸事件并体现在 4 家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供应商的股价上?是报告发布后的一天还是一星期?

  2003 年,两位经济学家迈克尔·马洛尼(Michael T. Maloney)和 J. 哈罗德·穆勒林(J. Harold Mulherin)回答了这个问题,结果令人震惊:股市对莫顿·蒂奥科尔的股价做出反应不是在报告当天,也不是费曼对有缺陷的 O 型圈进行精彩现场展示的当天,而是在 1986 年 1 月 28 日“挑战者号”爆炸后几分钟内。

  莫顿·蒂奥科尔股票的价格几乎在事故发生后立即下跌(见下表)。上午 11 时 52 分,仅仅在爆炸后的第 13 分钟,纽约证券交易所不得不暂停了该只股票的交易,因为订单流量几乎让交易所的系统崩溃了。

  当天下午该只股票恢复交易时下跌了 6%,到收盘时下跌了近 12%。与之前的表现相比,这是统计学上一个极度的异常值。1986 年 1 月 28 日莫顿·蒂奥科尔股票的成交量为前三个月平均水平的 17 倍。

  洛克希德、马丁·玛丽埃塔和洛克威尔国际的股价也出现下跌,但跌幅和整体成交量要小得多,并在正常统计标准内。

  “挑战者号”航天飞机于 1986 年 11 月 28 日上午 11 时 39 分失事前后的4 家主要承包商的股价走势收益情况

  注:由于纽约证券交易所在 11∶52—12∶44 中止了莫顿·蒂奥科尔的交易,所以这里没有该只股票中午时分的报价。莫顿·蒂奥科尔受到冲击后的第一个交易发生在 12∶36。

  一些了解内情的莫顿·蒂奥科尔或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内部人员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并在事故发生后立即出售股票。但马洛尼和穆勒林无法找到 1986 年 1 月 28 日存在内幕交易的任何证据。

  更令人吃惊的是,当天莫顿·蒂奥科尔的市值持续下跌的总量约为 2 亿美元,几乎完全等于损害赔偿金、结算金和莫顿·蒂奥科尔所失去的未来现金流。

  罗杰斯委员会里有这个星球上最聪明的一些人,他们花了 5 个月的时间才搞明白的东西,股市在几个小时内就做到了。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想象一下,成千上万名专家的知识、经验、判断力和直觉集中在一个单一的任务上,那就是计算出某只股票在一个时间点上最准确的价格估值。

  假设这些专家都是由自身利益驱动的,估值越准确,这些专家将会越赚钱,他们的计算速度越快则意味着回报越大。这就是对股市简明扼要且恰如其分的描述。

  有效市场假说其实非常简单直接:在一个有效的市场中,资产的价格充分反映了有关该资产的所有可用信息。

  不知何故,1986 年的股市能够在几分钟内汇总有关“挑战者号”事故的所有信息并得出正确的结论,还将其反映于最有可能马上受到影响的公司的股价上。而且,市场是在买卖双方对航空航天灾难都没有特殊技术专长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的。

  灾难性的爆炸表明燃料箱可能存在故障,而燃料箱是由莫顿·蒂奥科尔制造的,结果也的确证明如此。《纽约客》商业专栏作家詹姆斯·索罗维基称这是群体智慧的典型案例。

  如果有效市场假说是真实的,而“挑战者号” 的例子也证明了这一点,那么群体智慧将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

  市场对外行人来说是神秘的,这不是什么新鲜事。没有几千年,至少也有几百年,人们一直在试图理解市场的行为。

  我们对金钱的第一次记录至少有 4 000 年的历史,尽管无法确认,但很有可能在那之后不久人们就制订了战胜市场的计划。

  我们能找到的一个发生在公元前 600 年左右的案例。据说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Thales)预测了橄榄油丰收,所以囤积了希俄斯岛市场上的橄榄油压榨机。

  当他的预测成真时,他通过向当地的橄榄种植者出租压榨机而获利颇丰。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对哲学家来说,如果他们愿意的话,致富是很容易的事,但这并不是他们所关心的事。”

  金钱是一个数值概念。当我们想看看我们有多少钱时,我们就数数它。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自然地发明出新的数学方法来计算财富。

  当数学变得越来越复杂时,投资者开始使用更先进的方法来分析市场行为,这在许多不同文化背景的社会中都发生过。

  例如,一种被称为烛台图表的技术分析最初是为了分析日本在德川时代大米期货的走势,当时日本仍然处于幕府统治中。这种图表是基于历史价格图形的几何特性形成的,现在依然流行。

  最早的金融市场价格的数学模型之一来自赌博业。这毫不奇怪,因为金融投资和赌博都需要计算风险与报酬之间的权衡。

  这种模型最早出现在 1565 年,书名为《概率游戏之书》(Liber de Ludo Aleae),这是一本由意大利著名数学家吉罗拉莫·卡尔达诺(Girolamo Cardano)编写的关于赌博的教科书,他同时也是哲学家、工程师和占星家,一位典型的文艺复兴时期的人物。

  卡尔达诺就投机买卖提出了一些非常明智的建议,即使到今天对我们依然有价值。他指出:“赌博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平等的条件,例如对手、旁观者、金钱、环境、色子盒以及模具本身。离开这个平等的程度,如果对你的对手有利,你就是一个傻瓜;如果是对你自己有利,游戏就是不公平的。”

  一个“公平” 的游戏,既不对你有利也不对你的对手有利,被称为鞅过程。 我们很少有人愿意不公正,更没人愿意当傻瓜。

  鞅过程是一个精妙的概念,它抓住了数学和物理学许多概念的核心思想,但其中重要的精华令人惊讶的简单。

  在一场公平的游戏中,输赢是无法通过研究过去的表现来预测的。如果可以预测的话,那么这个游戏是不公平的,因为当预测有利于你的时候,你可以增加你的赌注,当对你不利的时候则可以减少赌注。

  这种能力可以让你在对手面前发挥少许优势,慢慢地,你可以把你从些微优势中获得的利润重新投入游戏中,长此以往,你就会变得富有。

  这并不是纸上谈兵,一些非常聪明的人已经想出了一些方法来预测 21 点纸牌游戏中一叠牌的动作,根据过去的表现来预测一个赌博轮盘上的球的运动轨迹,他们运用这些知识发了一笔小财(实际上,我会在第 8 章介绍其中一个例子)。

  现在想象一下,如果你的一些优势不是在预测赌桌而是在预测市场行为,那么即使是最轻微的优势也会给你带来巨大的财富。

  多年来,成千上万的人尝试设计复杂的方法来战胜市场,但大多数人都失败了。金融市场的历史充斥着过度自信的投资者的名字,这些投资者在市场面前低下了头。

  巴舍利耶在本科生时曾研究过数学物理,但是在他的博士论文中,他选择分析了巴黎股市,特别是在巴黎证券交易所交易的权证价格。

  权证是一个金融合约,赋予其所有者在给定日期之前以给定价格购买股票的权利,而不是义务。这种确保以固定价格购买的形式消除了不确定性,并向权证所有者提供了额外的灵活性。

  对投资者来说,关键问题是这个权证值多少钱。答案取决于标的股票的价格在此关键日期之前的走势。

  巴舍利耶发现了股票价格中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许多早期的研究人员试图预测股票价格变动的模式,巴舍利耶认为这种方法表明了市场的不平衡。

  任何股票交易都有买方和卖方,为了交易,他们首先必须就价格达成一致。它必须是一个公平的贸易,没有人愿意当傻瓜。毕竟,如果一方总在占另一方的便宜,就不会达成协议。因此,巴舍利耶得出的结论是:股价必定会波动,就像是完全随机的。

  我们回到卡尔达诺的公平游戏——鞅过程。游戏可以像翻转硬币一样简单。在公平的游戏中,过去的表现不能预测未来的结果。每一回合,你会赢一些钱(硬币正面)或输一些钱(硬币反面)。

  每抛一次硬币都向前或向后移动一步,然后实际设想一下你的输赢结果(你可能需要在人行道或走廊上做这个游戏)。这个游戏的不可预测的性质将会自动呈现在一个不确定的两步中,你就像醉酒的司机一样来回蹒跚,试图在一个酒驾检查点走直线。

  任何类似鞅过程的公平竞争都会像“醉酒者的散步”一样随机产生输赢,正如巴舍利耶所发现的那样,股市的价格也是如此。我们现在把巴舍利耶的发现称为“股票价格随机游走模型”。

  巴舍利耶的分析比其所处的时代领先了几十年。事实上,巴舍利耶提前5 年就得到了类似于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在物理学布朗运动领域的研究结论,即一个悬浮在流体中的微小颗粒的随机运动,这只是很多其他例子中的一个。

  然而,从经济学家的角度来看,巴舍利耶所做的贡献超过了爱因斯坦。 巴舍利耶提出了一个市场行为的一般理论,他认为投资者永远不会从过去的价格变动中获利。由于市场价格的随机游走行为就是一个鞅过程,巴舍利耶得出结论:“投机者的数学预期值为零。”换言之,从数学角度来说,战胜市场是不可能的。

  不幸的是,巴舍利耶的成就多年来遭受冷遇,其中原因尚不清楚。 他的论文《投机理论》(Théorie de la Spéculation)最终在 1914 年出版,得到了法国科研机构的赞赏,但并未受到过多的关注。

  由于著名概率论学家保罗·莱维(Paul Lévy)的不利推荐信,巴舍利耶未能在第戎大学获得终身职位,他之后在法国东部贝桑松镇的一所小型教学型大学度过了余生。

  最有可能的是,巴舍利耶取得的成就相对其所处时代来说太前卫而遭到冷落:对于物理学家而言太偏金融,对于金融学家而言又太偏物理。

  1954 年,芝加哥大学的著名统计教授伦纳德·吉米·萨维奇(Leonard Jimmie Savage)无意中在大学图书馆中发现了一本巴舍利耶的论文。萨维奇给一些同事去信,告知他们这块未被发现的宝石。有一名收信人是 20 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保罗·萨缪尔森(Paul A. Samuelson)。

作者admin